产品展示

个才33岁年轻的生命毫无征兆的离开

 
 天堂地狱一瞬间
 
        惊闻表妹夫病逝的噩耗,难以想象,一个才33岁年轻的生命,毫无征兆的离开,丢下一双未满10岁的儿女,还有年老的母亲,阴阳两隔,仅在一瞬间......
 
  前几天才听五姨和妈妈说,表妹夫生病了,在人民医院检查,脑袋的血管里有许多寄生虫,医院说最好转成都华西,表妹夫立刻被转到了成都军区医院,结果还是不容乐观,前前后后十多天时间,人就去了。
 
 我还跟表妹打电话,叫她们查一查,是不是可以转去重庆军区医院,因为我曾经无意中看见一个纪录报道,说一男子得了一种怪病,看了很多医生都看不好,很多医院检查不出来是什么病,每次该男子病情发作,像疯了似的,用脑袋去撞墙,村里人都说他是中邪了,但他的父母不忍心看他这样痛苦,坚持求医,后来到重庆军区医院检查出,该男子的脑袋血管里有一条微小的寄生虫,经过了解,应该是吃青蛙肉附带的寄生虫,经过高温都无法杀死的寄生虫,很幸运的是他后来被治好了,他的情况和表妹夫类似,但表妹夫没那么幸运,发现迟了,而且脑袋里不是一根寄生虫,而是很多。
 
 我就好奇,表妹夫平时没觉得头疼什么的吗?表妹和他家人说,有说过,就拿点感冒药吃了又好了,没认真检查过。这人生的意外,谁能预料到呢? 
 
 清明节将至,淅淅沥沥的雨平添了忧愁,我和妹妹赶往殡仪馆祭拜,在路上,妹妹问我,有没有带纸巾,我说走得匆忙,没带,妹妹拿些纸巾给我说:“拿着,待会你又忍不住哭,哭了没纸巾擦眼泪”我暗笑妹妹的仔细,但还是说,我不会哭。
 
 到了殡仪馆,表妹和表妹夫的妈妈出来迎接,表妹夫那不到10岁的儿子披着孝来给我们跪下,看着如此幼小的孩子就这样失去了父爱,我心里一颤,赶快把孩子扶了起来,死者为大,给表妹夫上香,照片上的他,还那么年轻,那张熟悉的脸还像平常一样面带微笑,表妹说,他上上个星期还去吃酒了,而此刻,他真真实实的躺在哪里,棺材周围放着一盆盆鲜艳的黄菊花,那个才几岁的小女儿,似懂非懂的天真样子,吃着瓜子跑来跑去,那个坐在角落双眼哭得红肿的人,是表妹夫的姐姐,我走过去,握了握她的手,无需多言,这种心情,我很了解。
 
 
 殡仪馆这个地方,是谁都不想来的地方,我仅仅来过一次,却刻骨铭心。那一年,我亲二妹夫意外去世,也是在这个地方,我陪小我一岁的二妹在这里给二妹夫守灵,那一年,二妹夫还有一个多月就满30岁,我与二妹从小到大,情同手足,二妹伤心难过,我不比她差,永生难忘的中秋之夜,我与二妹在殡仪馆哭着,拥抱着看天上月圆,人间分离,莫大的讽刺......
 
 经历了几次最亲亲人的离去,我真的怕了,怕无法掌控的命运和瞬间即逝的生命,对待生命,我有些小心翼翼,也不知道哪天,怕自己来不及交代什么,生命就嘎然而止,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如果我还不是很老,如果我的身体器官还健康,我一直希望可以捐献出去,让那些还需要,还有救的人继续延续,我不想有些明明有救却失去生命,让亲人经历生离死别的痛苦。